第78章

仅仅是试一次就一枚极品灵石,基本上跟抢劫没什么区别。

不对,抢劫都不带这么夸张的,一枚极品灵石的价值都抵得上某些不太强势的仙器了。

而顾叶灵那一枚极品灵石就跟打水漂一样。

……打水漂还能听到点水声,她这个纯粹就是送别人钱。

所以顾叶枫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主要是他也没有极品灵石,穷逼是不配玩这种土壕的游戏的。

妖媚女子风情万种的看向顾叶枫,嗓音轻慢,给人一种娇到骨子里的感觉,“若是三碗不倒是可以再拿回你抵押的极品灵石的,而且不止是可以拿走我所拥有的东西,还可以问我所有我知道的消息哦~”

墨泠月闻言侧目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虽然她这个提议很令人心动,但是‘仙醉’这种酒他不止知道,他还曾经饮过一杯。

反应和顾叶灵没什么两样,皆是一杯倒。

所以就算她知道他想知道的,他也挺不过三杯。

针对修仙者的‘仙醉’是没办法用灵力将其排出体内的,这酒就相当于带有灵气的毒,让体内的灵力也束手无策,只能醉倒,不过喝下之后却对身体有极大的好处。

以一枚极品灵石做赌的赌局,妖媚女子敢如此说,绝对不可能轻易做到三碗不倒。

但顾叶枫闻言却没有再直接说不可能,而是若有所思的开口,“我怎么确定你知道我想问的?若是我问的你不知道岂不是亏了?”

若对方真知晓,他就是一碗倒也值了,毕竟只要她还在东临大陆,他就能找到她,总有其他办法能知晓答案。

妖媚女子想了想,觉得有道理,眼角微勾,露出一个妖媚的笑容,“你可以先告诉我你想问什么,若是我知道再尝试。”

顾叶枫觉得这个提议可以,所以十分干脆的开口,态度诚恳,“怎么才能将天道打一顿?”

他复仇名单里可是有天道的,其他人他都能直接搞定,就天道不好搞定。

那狗东西每次来见他都是幻影,他就算打了幻影一顿也没有任何作用。

但是不报仇难消他的气愤。

妖媚女子闻言笑容一滞,沉默了。

顾叶枫见她沉默眨了眨眼睛,“看来这个问题你不知道,那我换个问题,怎么才能将这个世界重组?”

妖媚女子笑容不止一滞,还消失了。

顾叶枫:“世界本源要怎么从世界里分离出来?”

面无表情的妖媚女子:“……”

这些问题涉及到了这方世界,答不上来也很正常,所以顾叶枫见状也不为难她,重新换了一批简单一些(?)的问题,“怎么才能反抗规则定下的命运?若是被顾家星盘占卜一定会死要怎么救?如果有一丝神魂在其他世界要怎么跨世界联系?魔剑流夕如果主人死了但又没完全死会重新择主吗?月家的生死蛊要怎么解除?星沉神剑能被砍断吗?九幽神剑能被砍断吗?和神兽不小心定下的灵魂契约在不死不伤的前提下怎么才能解除?”

妖媚女子:“……”

看着依旧沉默的妖媚女子顾叶枫意味不明的‘啧’了一声,“什么都不知道还敢玩这种赌局?”

声音很低,仿佛只是说给自己听一样,但在场的皆是修仙者,实际上全听到了。

而且他声音轻飘飘的,虽然没有带什么鄙视的语气,但是只要不傻都能看出他的鄙视。

妖媚女子:“……”他是来砸场子的吧?

这些问题别说她不知道,就是知道这也并非是一枚极品灵石的价格。

比如规则定下的命运和普通人的命运完全不是一个东西,规则创造这方世界,凌驾于所有力量之上,不可反抗,包括天道也不能。

再比如月家生死蛊和星沉神剑,她要是真知道方法且告诉别人,她面对的就是月氏一族的全力追杀,这代价绝不是一枚极品灵石,而是她的命。

当然,还有不需要她付出代价的问题,比如和神兽的契约怎么解除。

问题是她怎么知道!!!?

她又没缔结契约过!

而且能和神兽缔结契约绝对是祖坟冒青烟,不知道上辈子积了多少德,还解除?疯了吗!?

在场围观的所有人都没有当顾叶枫在认真提问,只以为他在戏耍妖媚女子,不少人都惊了,这一届的筑基期弟子这么嚣张的吗?

敢这么戏耍别人?

他难道就没发现他面前的女子修为不低吗?

那可不是风绝门的弟子,而是风绝门峰主之一清滟尊者。

……哦,对方才筑基期,筑基期确实发现不了。

毕竟走到哪都是比他修为高的人,所以他应该看不透别人的修为。

那估计所有人在他眼里应该都没区别,发现不了那女子的修为好像也挺正常。

所以他们其他门派基本上是不可能带筑基期的小菜鸡来仙门争夺战的,就是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看那弟子服,应该是流御的吧?

围观的众人感叹,流御派心还真是大啊,筑基期的弟子都带来。

白白给人送极品灵石顾叶枫是不会做的,他拉起旁边趴凳子上的顾叶灵,将人打横抱起就准备离开。

他走出了一段距离后,忽然看见了前面不远处某个身影,脚步直接顿住了,脸上也一脸呆滞。

【债,债主?】

墨泠月听见某人心声后顺着他方向看过去,此刻风绝主峰来来往往的人太多了,他看的那个方向人不少,一时间墨泠月也不知道他在看谁。

顾叶枫见那人好似要往这边走过来,赶紧侧身避开,在面前的摊位上左看看右看看,假装要买东西的模样。

实际上他现在的容貌和外表与当初看起来天差地别,对方认出来的可能性不大,但顾叶枫还是止不住的心虚,生怕对方立马让他还债。

见那人没认出他缓缓走远,顾叶枫这才松了口气。

现在极品灵石全没了,也就是说他还欠十七枚极品灵石。

总不能老吃软饭找师弟要吧?这显的他多败家似的。

十七枚极品灵石,可能败家子都没他能败家。

顾叶枫沉默了一会儿后,抱着顾叶灵默默退回了妖媚女子的摊位。

妖媚女子侧目看了一眼退回来的人,似是没有在意他刚刚的无礼,声音依旧妖媚,“可是要试试?”

顾叶枫将顾叶灵再次放旁边,伸手指了指妖媚女子手中的极品灵石,“我想要极品灵石行不行?”

众人见状纷纷摇了摇头,本来还以为他不会被骗了,结果又傻傻的回来了。

风绝门的清涟峰主每一届仙门争夺战都会跑出来玩这种把戏,至今还没人能从她手里拿走任何东西。

无论多高的修为,无论实力有多强,毕竟历年还有其他门派的峰主过来尝试,依旧是一杯倒。

他一小小的筑基期可不就是给清涟峰主送菜的吗?

妖媚女子一颦一笑都十分动人,她充满魅惑的扫了顾叶枫一眼,声音似能让人骨软筋酥一般,“自然可以,只要是我所拥有的东西,你若三碗不倒,皆可以挑一件带走。”

顾叶枫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我没有极品灵石,可以用仙器抵押给你借一枚吗?”

周围围观的人更多了,有些惊讶他一筑基期居然拥有仙器,要知道仙器这种东西,修为低了可不一定有命拿。

不过想想他都能以筑基期修为被流御带来观战仙门争夺战,估计身份不低。

若是身后背景强大,确实拥有仙器也极少有人敢轻易杀人夺宝。

妖媚女子想了想,微微点头,“可。”

顾叶枫十分干脆的招出红绸带,红绸带飘到了妖媚女子手中。

妖媚女子看了看手中的红绸带,感受了一下气息后微微让开身,伸手,“请。”

顾叶枫看了看桌上的碗,碗是淡蓝色的玉碗,在阳光下晶莹剔透的,宛如有流光浮动于碗身,看起来十分好看。

玉碗里盛着透明的酒,似乎看不见任何杂质,仿佛只是纯净的水一般,也感受不到酒的任何气息。

不过酒香却十分浓郁,不凑近细闻也能闻到。

确是酒无疑。

顾叶枫没有犹豫,端起玉碗仰头就喝了下去。

这酒还没咽下去顾叶枫就知道有问题了。

这酒里夹杂了大量特殊力量,而这力量并不是他所猜测的灵力,也不是魔力,是这方天地集日月精华自然孕育的力量。

这特殊力量似乎能将酒的作用发挥到极致,不管是仙修还是魔修都抵挡不住。

顾叶枫咽也不是,不咽也不是。

他想了想自己的债,咬牙咽了下去,然后立马用神魂的力量将酒的作用死死压制住。

明显效果不太好,毕竟他神魂还没恢复一半。

顾叶枫咽下去就觉得头有几分晕,他手中的酒杯拿不住的直接往下掉落,身影也稳不住的往后退了几步,纯白的衣袍随着他的步伐微微摇晃,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晃动。

墨泠月见状上去几步扶住他手,让他不至于摔倒。

掉落的淡蓝色酒杯在妖媚女子手指轻绕时安稳的落在了桌上,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妖媚女子见顾叶枫没直接倒下有几分诧异,纤细如玉的手指再次绕了绕,旁边的酒坛自动飞起来再续了一碗,“还剩两碗。”

围观的众人哗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居然有人能喝下一杯‘仙醉’不倒?

还是一个小小的筑基期弟子?

顾叶枫稳住身影后微微晃了晃脑袋,刚咽下时有些不适应,现在好多了。

他朝旁边的墨泠月低声道了声谢后微微伸手,桌上淡蓝色的碗稳稳落入他手中,他看都没看就仰头再次喝下。

这次身影甚至都没有摇晃,稳稳的站在原地,喝完后顾叶枫将空碗像妖媚女子展示,“还剩一碗。”

妖媚女子见他眉目清明双眼微眯,手指绕了绕再次给顾叶枫续上。

顾叶枫再次喝下,宛如喝的白水一般,依旧稳稳的站在原地。

喝完后他将碗放回了桌上,朝妖媚女子伸手,“我要十七枚极品灵石。”

妖媚女子笑着摇了摇头,“我之前说的是能从我身上拿走一件东西,十七枚极品灵石可是十七件,我只能给你一枚。”

顾叶枫:“……”大意了。

顾叶枫手并没有收回来,指尖微弯了两下,“一枚拿来!”

妖媚女子这次倒是干脆,手指微绕,将红绸带和极品灵石都自动落入了他手中。

顾叶枫把红绸带收了起来,将极品灵石丢入妖媚女子手中,那动作十分干脆利落,“继续。”

【一次一枚就一枚!不就是还有四十八碗吗!?】

墨泠月闻言被惊到了。

仙醉明显也不是对他不起作用,就这样也敢喝四十八碗?

……要灵石不要命?

墨泠月赶紧拉住端起碗要喝的某人,“别喝了,你若是想要极品灵石的话我给你了。”

顾叶枫看向墨泠月,露出一个微笑,笑容灿烂纯粹,与平日里似有不同,却又看不出区别,“不必担心,我有分寸,我能喝多少是多少,若是醉了就劳烦师弟将我扛回去一下了。”

【崽崽都学会关心老公了,感动。】,声音里充满了感动和开心,甚至带着一丝激动。

墨泠月:“……”老公是什么意思?

顾叶枫说完便仰头喝下,墨泠月都来不及阻止。

墨泠月看着都喝了一碗的顾叶枫,有些迟疑的松开了手。

这人向来有分寸,应该不会出事吧。

顾叶枫动作很快,剩下的两碗很快便喝完了。

他喝完后从妖媚女子那拿了两枚极品灵石后又抛给了她一枚,明显是继续的意思。

妖媚女子挑眉,没有拒绝,好久没遇到能抵抗‘仙醉’的人了,她倒要看看这人能抗住几碗。

两人一添一喝,画面十分和谐,速度也十分快,不一会儿就喝下十几碗了,两人都没有给极品灵石或者拿极品灵石,准备等着最终一起算。

那酒宛如水一般被顾叶枫一碗一碗喝下,而他却面色如常,连脸都不曾红一分,眼底依旧是一片清明,手也非常稳,端起碗的时候丝毫没有晃荡,仿佛仙醉对他来说没有丝毫作用一般。

第一碗喝下晃动那几步仿佛是众人的幻觉一般。

围观的众人早已说不出话来了,张着嘴震惊的看着顾叶枫一碗一碗的喝下去。

甚至还有不少人怀疑今日清滟峰主摆出来的酒不是‘仙醉’。

然而顾叶灵还在那儿醉着,也不可能是假的。

所以众人纷纷猜测,这人是不是有什么奇特之处。

墨泠月感觉有些不对劲,他拉住顾叶枫的手阻止了他,声音清冷,“别喝了。”

顾叶枫闻言立马停下看向墨泠月,眼底能清晰的倒影出墨泠月的身影,一副异常乖巧的模样,“就差四碗了。”

墨泠月看着面前神色没有异常的顾叶枫皱了皱眉。

妖媚女子声音里充满了引诱,“就算四碗不喝,那最后一碗也应该喝吧?不然前面两碗就白喝了哦~”

顾叶枫也这样觉得,他看向墨泠月眨了眨眼睛,十分认真的开口,“她说的对。”

但他虽然觉得妖媚女子说的对,也没有直接再喝,而是盯着墨泠月,仿佛在征求他的意见一般。

墨泠月丝毫不为所动,依旧清冷,“不准再喝了。”

顾叶枫闻言便直接将手中的玉碗放下了,整个过程没有丝毫犹豫,仿佛刚刚赞同妖媚女子说的对的话不是他说的一般。

围观的人中有人见顾叶枫因为有人阻拦而放下玉碗,激烈的开口道,“让他喝!让他喝!”

围观的其他人听到声音也纷纷开口,情绪逐渐激动了起来,“让他喝!让他喝!让他喝!”

围观的人不少,齐声喊起来声音异常的大。

顾叶枫觉得有些吵,手中下意识运转魔力就想让世界安静下来。

墨泠月察觉到他意图后一惊,一把抓住他衣袖下的手腕打断他的动作,声音都比平日里高了几分,“不准动!”

好在他打断的速度够快,魔力的气息没有泄露一丝,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异样。

顾叶枫闻言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力量也不敢运转了,虽然面色如常,但眸子里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哦。”

【老婆好凶……】,声音里充满了委屈巴巴。

墨泠月:“……”老婆又是谁?

他到底对他有多少称呼?

而且在这种所有仙门聚集的场合也敢使用魔力?

这要是暴露他魔修的身份,他们到时候面对的可是东临大陆所有仙门的追杀。

这分明就是醉的都失去分寸了!

然而围观的众人依旧还在喊‘让他喝’,而且越喊越激动,声音也更加大了几分。

顾叶枫觉得更吵了,他抬头,侧目冷眼扫了一眼吵闹不已的众人,声音冷冷,“闭嘴!”

声音不大,却成功让众人闭嘴了。

因为众人被顾叶枫看过来的那一眼看的直直的愣在了原地。

明明那一眼没有任何杀意和气势,却让人心底忍不住发寒,甚至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力气,身体下意识的发软,仿佛看到了什么令人恐惧的东西。

等顾叶枫将视线移开众人才大梦初醒般反应了过来。

刚刚他们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觉得可怕?

明明对方才筑基期……

围观的众人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中,难道是对方身上带了什么能影响心智的东西?

因为妖媚女子站在众人的对面,顾叶枫又背对着她,所以她并没有看见他的视线,只是心中有几分疑惑为何大家今天这么听话。

墨泠月言明不让喝后,顾叶枫便没有再喝下去的意思了,他朝妖媚女子伸出手,声音与神态都和平日里没什么两样,“十五枚极品灵石,谢谢。”

四碗是两枚,十七减去二,正是十五,算的可以说是十分准确了,丝毫没有醉了的模样。

妖媚女子倒是十分干脆,立马将十五枚极品灵石直接给了他。

顾叶枫拿到极品灵石便收了起来,开开心心的抱起旁边的顾叶灵,抬脚就往刚刚走过的前方走去。

墨泠月立马伸手拉住了他,“不逛了,回去。”

就他这个状态,看似没有醉,实际上已经醉的不轻了,再逛下去也不知道会出什么意外,还是早些回去的比较好。

而且后日还有仙门争夺战,若是出事更加麻烦。

仙门争夺战时是不允许私底下以任何理由的任何打架斗殴的,否则会被取消仙门的参赛资格。

在所有仙门聚集的地方被取消参赛资格绝对会沦为仙门笑柄。

顾叶枫点了点头,乖巧的回答,“好的。”

墨泠月微微松了口气,虽然醉的不轻,但好在思想似乎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也足够听话。

然而墨泠月这口气明显松早了。

三人在回去的路上,被人拦了下来。

拦三人的正是当初与顾叶枫定下决斗誓约输掉玉笛的那白衣男子。

墨泠月见是他神情立马冷了下来。

那白衣男子看向墨泠月轻笑,带着几分恶意的开口,“怎么?长大了哥哥都不叫了?”

墨泠月没有说话,准备拉着顾叶枫绕过他。

然而白衣男子似乎不想轻易放他离开,闪身再次拦住了墨泠月的去路,两人只能停下来。

白衣男子漫不经心的拿出玉笛在手中转了转,“翅膀硬了连哥哥都不愿理了?”

那玉笛与他输给顾叶枫那支有些相似,但也只是相似而已,墨泠月看都没看一眼,“泠月姓墨。”

他从来没有什么哥哥。

白衣男子轻笑,声音里都带着笑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某人幼时似乎追在我身后叫宫淮哥哥叫的可欢了,怎么?现在连宫家人的身份都不认了?”

墨泠月没有接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还是小时候可爱”,宫淮也不在意,脸上带着几分怀恋,吐出一句话,语气里满是恶意,“因为那时候,小泠月可真是天真又好骗。”

宫淮说完靠近了墨泠月几分,甚至伸手想触碰墨泠月,

顾叶枫单手像夹东西一般夹着顾叶灵,腾出另一只手抓住了宫淮的手腕,声音里带着几分不满的开口,“你说话就说话,不要碰我老婆!”

宫淮这才将视线移到了旁边的顾叶枫身上,他自然认出了这人是谁,他眼神冷了几分,“放手!”

顾叶枫十分干脆的放开了手。

他不止松开了手,还嫌弃的甩了甩手,仿佛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

这一举动让宫淮看向顾叶枫的眼神更冷了几分,半响笑了,语速轻慢,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知道吗?这可是在风绝的地界上,若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失踪一个人,流御也不太好查,毕竟绝寂山就算是外围也很危险的,要是不幸遇到路过的妖兽被攻击也正常。”

四大仙门各自占领东临大陆一方,位于东方圣水湖的百花谷,北方符月森林的流御派,南方绝寂山的风绝门,以及坐落西方噬魂林附近的赤焱宗。

四大仙门皆是依险而立,因为险地虽然危险,但机遇也是并存的,不仅是单纯用来历练,险地的资源也是最多的。

所以风绝门实际上是位于绝寂山外围,就算是在风绝门里可都是容易遇到危险的。

顾叶枫‘哦’了一声表示明白,然后态度十分友好的提醒,“那你说话不要碰我老婆,不然我会生气的。”

宫淮:“???”

宫淮闻言愣了一秒,虽然他并不理解‘老婆’是何意,但顾叶枫话中的语气已表明一切。

宫淮反应过来后笑出了声,眼底流光宛转,“小泠月的眼光是越发差了,他一个傻子能满足你吗?不如考虑考虑哥哥?”

他倒是想看看他爹要是知道自己的宝贝外甥与他这个不挣气的儿子在一起是何表情。

到时估计十分精彩,要是能气死那个老不死的更好。

顾叶枫瞪大了眼睛,带着几分不敢置信的开口,“你想挖我墙角?还当着我面?”

宫淮漫不经心的看向墨泠月,理都没理顾叶枫,“小泠月你觉得如何?”

墨泠月冷冷的开口,“不如何。”

宫淮挑眉道,“难道你真对一个傻子倾心?”

墨泠月:“与你何干。”

宫淮手中的玉笛转的更欢了,笑容也灿烂了几分,“小泠月这话可要伤哥哥的心了,毕竟我们也一起长大不是?怎么与我没有关系呢?再说了,你要是与一筑基期的傻子结为道侣,我爹可是会伤心的。”

墨泠月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再给宫淮一个眼神。

而旁边被忽略的彻底的顾叶枫气的很,拉着墨泠月就往旁边走,一副不想再跟这个穿白衣脑子有病的男的讲话的模样。

被无视的宫淮眼神彻底冷冷下来,以他爹对墨泠月的在意程度,就算是与一个傻子结为道侣他爹估计都不会生气。

但若是墨泠月死了……

宫淮神色晦暗不明的看着两人走远的身影,缓缓拿起玉笛放于唇边,杀意四起。

音起,刃至。

顾叶枫反应极快,在察觉到杀意后便拉着墨泠月往旁边一闪,轻松闪过了音刃的攻击。

顾叶枫回头看向攻击的人,气的将顾叶灵塞到墨泠月手中便挽起袖子准备上。

“阿枫!”,墨泠月赶紧拉住他,但是因为顾叶灵在手中不太方便,没拉住。

墨泠月皱了皱眉,赶紧将怀中的顾叶灵放下,闪身上去把顾叶枫给拉住,“我们先回去。”

若是正常状态他自然不管,但是这人醉成这样,根本没有任何分寸,打起来肯定要出事。

再则仙门争夺战期间内不允许打架斗殴。

顾叶枫被拉住乖乖停下了身影,朝宫淮冷哼一声便拉着墨泠月要走。

然而宫淮却不依不饶的继续攻击,杀意无比凛冽,根本没有让两人活着离开的意思。

顾叶枫闪躲了几下,忍无可忍的还击。

因为被攻击逼的往另外一边闪的墨泠月来不及阻止,赶紧传音过去,【阿枫,别用魔力!】

墨泠月看着听话没有使用魔力的人松了口气。

就在他想上去帮忙速战速决时,不远处传来了有人接近的气息。

墨泠月一惊,仙门争夺战时是不允许任何打架斗殴的,就算是自己仙门的弟子与弟子之间打斗也不可以,被发现流御的参赛资格绝对会被取消。

他刚刚为了避免遇到人走的比较偏了,没想到还有人经过。

墨泠月对于阵法并没有顾叶枫那么精通,没办法画下阵法隐藏两人的身影和动静。

眼看那气息越来越近,墨泠月立马以灵力撑起结界将此处隔绝开来。

在外人看来此处还和原来的模样一样,只要不穿过结界便不会发现。

宫淮因为之前与顾叶枫的决斗早已摸清了他的实力,这个顾叶枫明明不过筑基期,却强的根本不似筑基期。

上次他之所以会败只不过是还不能完美驾驭仙器音羽,经过这几月的修炼和磨合,他早已可以轻松驾驭音羽。

他眼底一狠,拿出仙器音羽琴,快速拨动琴弦,灵力恍若不要钱的拼命输出。

今日,这两人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顾叶枫的战斗力。

宫淮双眼微眯,这根本不是一个筑基期该有的战斗力,就算剑法再怎么精通也不该达到这种程度。

他眼看杀不了顾叶枫,眼底闪过一丝流光,快速拨动琴弦疯狂攻击顾叶枫,在他抽不出身时,三道音刃直直打向了不远处努力维持结界的墨泠月,带着十足的杀意。

宫淮见墨泠月因为维持结界根本躲不开,眼底露出一丝快意,他想杀的本就只有墨泠月一人。

只要他死了,他娘就再也不会因为这个人与他爹吵架,他家又会回到之前的模样,没有墨泠月时的幸福快乐。

然而他想象中墨泠月死亡的画面并没有发生。

下一秒,整个天空都暗淡了下来,空间泛起血红色,那颜色红的妖艳骇人,仿佛是血雾在空中萦绕,连阳光都被遮挡,变得暗淡无光。

打向墨泠月的三道音刃仿佛被那血红色吞噬了一般,凭空消失了。

强大的气息自空中传开,让人忍不住颤抖。

宫淮愣愣的抬头看着不远处的人。

不远处的衣袍不知何时变成了一身精致华丽的黑色长袍,衣袍边缘以红色丝线纹制成特殊的花纹,衬得人高贵无比。

那人的长相与顾叶枫南辕北辙,丝毫不见之前的温润精致,那俊美的容貌完美的如上天亲自精心雕琢般,黑色的头发在身后无风飞舞,血红色的眸底充满了对万物的漠视,无端透露着一股冷漠和无情,周身萦绕着淡淡的冷意,宛如高山之巅千年不化的冰雪,宛如淡漠的神灵。

那血红色注意看的话,并不是整个世界被染红,而是一种红色的雾纱飘动,整个空间都充满了危险和令人恐惧的气息。

顾叶枫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几分漫不经心的举起手,修长的手指微动,指节分明,红雾在他指尖萦绕,衬得手指越发白皙修长。

墨泠月终于回过神来,察觉到他手动时赶紧出声,“阿枫住手!”

然而他出声太晚了。

在顾叶枫手指绕了绕后,骇人的力量瞬间传开,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

下一秒,整个风绝门的所有山峰宛如被什么切碎了一般,瞬间湮灭成灰,甚至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而宫淮整个人也宛如被什么东西死死束缚住了一般。

那力道很大,仿佛下一秒他的身体就会碎裂开来。

他若是仔细看的话,束缚住他的东西是有这个空中飘动的红雾组成的丝线。

宫淮眼底充满了惊骇和恐惧,然而他现在丝毫不能动弹,只要他一动,束缚住他身体的东西会瞬间将他切碎。

这人绝对不是顾叶枫,这人到底是谁!?

正在风绝门其他地方的人看着忽然暗下来的天空直接愣了,有些不明所以的抬头,怎么回事?

天空怎么变成血红色了?

众人立马看向那暗淡无光的太阳,太阳依旧高悬天空,但其光芒仿佛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般,没有任何光芒照射出来。

还不等众人研究为何天空变成了血红色,风绝门的所有山峰瞬间湮灭。

众人:“!!!”妈耶!!!!

发生了什么!!!?

他们风绝门的山峰呢!!!?

众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山峰依旧宛如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般,只剩下满天灰尘。

众人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看向身边的人,“你,你还能看见山峰吗?”

“看,看不见……”

“我也,我也看不见。”

“山,山呢?”

“不,不知道。”

红雾宛如轻纱般在空中飘动,带着令人恐惧的危险气息。

明明只是看起来不起眼的红雾,却仿佛在面对整个天地般那么无力渺小,仿佛依稀看见了面前是什么骇人的庞然大物,让所有的存在那么无力,甚至是提不起一丝反抗的心,就好像就算反抗也宛如蜉蝣撼树般,没有丝毫作用。

这大抵是千万年来,魔剑流夕第一次以完全体的形态出现。

红若血,轻若雾,却能吞噬一切。

红雾弥漫着整个空中,仿佛看不见边际,给人无尽的危险和压抑。

顾叶枫如琉璃般的红眸里满是淡漠,垂下眼,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宫淮,嗓音轻慢,“刚刚,你想干什么?”

声音也与之前大不相同,明明是轻柔的语气却无端透露着一股冷漠和危险,让人遍体生寒。

宫淮浑身发软,若不是浑身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估计会立马瘫软在地上。

他看着宛如神袛的黑袍男子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眼底带着浓浓的恐惧和骇人。

墨泠月看着基本上被削平的山峰沉默了,这动静已经不是会不会被发现斗殴会被取消参赛资格的程度了,这是把人整个门派都毁的差不多的程度了。

红雾几乎弥漫着整个绝寂山,大抵是分辨不出来红雾的主人在哪,所以一时间还没人赶过来。

顾叶枫身影消失在了空中,下一秒便出现在了宫淮面前,他伸出手狠狠捏住宫淮下巴微微抬高,目光幽深的看着眼前人,一脸‘和善’的开口,声音很轻,“你想杀我老婆?”

宫淮看着眼前黑袍男子眼底的冷漠,瞳孔微缩,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嘴唇颤抖,想说话却仿佛失去了声音,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顾叶枫松开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宫淮,在宫淮骇人的目光中微微举高手。

就在他准备动手时,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清冷的声音自他身后响起,“够了。”

顾叶枫转头看向阻止他的墨泠月,没有对待宫淮的冷漠和无情,他一脸认真的开口,“他要打你,我不开心。”

墨泠月一脸清冷的看向他的红的宛如琉璃的眸子,“我知道,你把流夕收回去。”

顾叶枫眼神微微移向旁边,一副不想听话的模样,似乎固执的想杀了宫淮。

墨泠月深呼吸一口气,“你要是再不把流夕收回去,我就,我就……”

……好像没什么可威胁的。

墨泠月还没想到,顾叶枫就将流夕收了回去,收回去的瞬间,太阳再次照射在整个大地,整个空间恢复了暖意。

顾叶枫收完流夕后看向墨泠月,有些委屈的开口,“你好凶!”

还什么也没说的墨泠月:“……把容貌也给我变回来。”

顾叶枫‘哦’了一声乖乖的变回了流御纯白弟子服和‘顾风钰’的模样。

墨泠月见状提醒道,“还有瞳色。”

顾叶枫眨了眨眼睛,红色瞬间消失,变回了正常的颜色。

宫淮因为少了流夕的束缚瘫倒在地上,他看着变回原样的‘顾叶枫’依旧一脸惊骇。

墨泠月看着宫淮,手中运转灵力,将他脑海中的记忆抹去,丝毫没有顾虑自己的灵力蛮横的进入到别人脑海中会不会造成伤害。

宫淮因为这股蛮横的灵力,冲击的直接失去了意识。

宫淮这边好解决,但是那被削成平地的山峰却不好解决。

墨泠月无奈的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运转心脏里那股特殊力量。

那股特殊力量在他的支配下,在这方天地散开,带着仿佛能创造万物的生机,将被顾叶枫切碎的山峰复原了。

那股力量所到之处,草木瞬生,百花挣放。

在墨泠月修复完所有山峰撤回力量后,那股力量便仿佛凭空消散于天地间,本身只是石头地板等无法让植物生长的地方,花草瞬间枯萎消散,而适合生长的地方,花草一片生机勃勃,绿意盎然。

不过终究不是自然盛开的花朵,没有力量的维持,过几日便会凋谢。

顾叶枫并没有随着那股力量看过去,而是一直看着墨泠月的,他看着精致如谪仙的人眼底满是惊艳,一瞬间感觉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安静到他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等人完全将力量收回,顾叶枫将人拉入怀中。

墨泠月感受着徒生的力量,正用神魂再次压制回去,还来不及反应便被顾叶枫拉入了怀中,“怎么了?”

顾叶枫声音清脆,“想抱!”

墨泠月:“……放开。”

顾叶枫之前还挺听话,现在就开始耍无赖了,“不放!”

墨泠月无情的把人扯开,将顾叶灵抱起就往迎客居走。

顾叶枫赶紧追上去,把顾叶灵接过来自己抱着。

他看向旁边一脸清冷的墨泠月,一脸认真的开口,“师弟。”

墨泠月侧目看了他一眼,还以为他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顾叶枫眼神一亮,兴奋的开口,“我想看粉色!”

墨泠月:“……”看你妈!

就算淡然如墨泠月,也被逼的骂人,可见被某人气的有多狠。

风绝门的众人看着消失的山峰还没回过神来,下一秒天空再次变回湛蓝色,阳光再次照耀下来,温暖又祥和的模样。

一瞬间的光亮让众人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等众人挣开眼时发现不止天空恢复了原样,就连所有的山峰也变回来原样,仿佛刚刚只是众人的幻觉一般。

众人:“???”

发生了什么?

是他们集体没睡醒吗?

其中有弟子迟疑的开口,“……估计是,是什么幻术吧?”

另一个弟子也不太确定,“我觉得也是……”

有弟子肯定的回答,“肯定是幻术啊!不然山峰还真能消失了不成?”

有弟子握拳一拳打向旁边的石块,“可恶!什么时候中招的!害的我还以为是真的!”

“我也以为是真的……”

“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