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投影降临的黑影已经被击败,负责维多利亚战局的指挥官战争使者尤里也已被杀,你们已经被效忠的首领遗弃了。”特洛伊的声音再次响起。

当听到虚空投影的黑影大人被击败,异星军团在维多利亚的指挥官尤里也身亡,异星军团一片哗然。

一个多小时前尤里大人通过念力给他们发送了总攻的信号,可是之后便杳无音讯。

不少铸魔营地负责指挥的恐怖战术家汇报传达,结果却都石沉大海,得不到任何指令和回应。

不少恐怖战术家心下产生不小疑问,但是战况一切顺利,就也没有多想。

可是现在结合机械堡垒的话,一股恐惧涌上心头,或许尤里大人真的已经战死,否则怎么会一条消息也接收不到,这本就不符合常理!

之前维多利亚异星铸魔营地都是采取联动模式,由战争使者尤里大人利用念力统一调配,精巧布局,每次都能消耗敌人实力。可是这一次在下达了一条总攻命令后,就销声匿迹,再无半点指令,这本身就极为异常。现在结合阴云之上的说法,几乎就让恐怖战术家实锤真实性。

现在黑影大人的虚空投影被击溃,作为指挥官的尤里大人也已经战死,异星军团成员鸟兽散,整个局面彻底崩盘。除非现在异星首领萨诺斯亲至,否则根本无法重新凝聚这些溃散的军团。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更为打击的情况传来。

铸魔营地内运转不歇的传送门,突然失去了稳定能量,从另外一段开始收缩、崩溃、坍塌、关闭。

短短几秒钟,沃米尔就关闭了和维多利亚的连接。

当准备回逃的异星军团看到地上的电缆和空荡荡的传送门,再也看不到传送门另一边赤红色土地黄沙漫天的景象,心顿时沉到谷底,脸色煞白。

现在连沃米尔都关闭了传送门,这代表那边也知道情况,而最终的意见就是为了保证沃米尔不被敌人反入侵突袭,舍弃他们这些在维多利亚星球上奋战的军团成员。简而言之,他们成了异星败北的牺牲品和弃子。

当想通了这一点,异星军团的智慧生物一脸绝望,恐怖战术家原本灰白的面色愈发惨白。

断绝后路,让异星军团胆寒的林克和废土远征军抵达,这两个消息叠加到一起,异星军团唯有绝望。

战场上除了异星军团逃亡以及铺天盖地的哭喊声,还有不少倒吸凉气的声音。

玩家们一脸呆滞地看着自行逃亡的异星军团,过了半晌痴痴道:“林克的名气这么可怕吗?异星军团听到后就直接溃散,甚至连与之交手的勇气都没有,恐怖如斯!”

“操,这个反应就离谱。只是两句话就把异星军团彻底吓崩溃,这算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吗?”

有玩家脑袋转的很快,很快发生了盲点:“啥?你们的注意力难道不是应该放在赶走了萨弗隆的虚空投影吗?异星二把手是什么时候来到维多利亚的,林克又是什么时候把他赶走的?”

“快看论坛,论坛里有在外执行任务玩家发的视频!”

小道消息疯狂在玩家之间口口相传,很快不少玩家都进入论坛,看到了玩家发的截图和视频。

当看到千米高的萨弗隆虚空投影和林克之间的战斗,玩家们大脑嗡的一声,突然一片空白。

这、这他妈……

已经完全超出他们的想象!

千米高的虚空投影,举手投足动辄烈焰焚天。

虽然玩家平时口口声声说,只要敢亮血条,神都杀给你看。

可是当看到视频中身高千米的黑炎,什么血条,什么神,你说啥,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明白?

别说弑神了,这走过去怕不是一脚就被糊没了。

这已经不是凡人之间的战斗,而是独属于林克和虚空投影的“神之领域”。

视频中林克出招干净利落,简单粗暴,开口说话更是怼的萨弗隆哑口无言。开口毒辣,出招更是犀利,一场无cd的死亡一指,连续三发直接把萨弗隆打的懵逼。而后的战斗愈发精彩,在转瞬攻防之际,两人出了很多明招和虚招,就好像在打牌一样,不断诈对方的大技能,最后还是林克胜了一筹,一波对大干掉了萨弗隆。

玩家看后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脑海中只剩下一句话“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但凡是玩家离的再近一点,真有可能被波及到。

就这视频里五公里之外的玩家,都感受到了战斗的余波,要是更近一些恐怕整个人都要没了。

林克之威,恐怖如斯。

尤其是双方体型上的悬殊差距,和战斗结果上的逆转,让玩家大为震撼。

就在玩家震惊、土著懵逼、异星崽子仓皇而逃之际,机械堡垒缓缓从乌云顶端下落。

巨型机械城刺穿乌云,初露峥嵘。

机械外表上亮着不少指示灯,密集的乌云直接被机械堡垒撞散,之前汹涌澎湃的电光雷云在一瞬间也彻底哑火消失,就和异星军团一样,偃旗息鼓、落荒而逃。

当整个机械堡垒都从乌云中显现,天地之间的颜色再度阴沉暗淡了几分。

天地之间现在只有一个焦点。

安多尔城内的不少人族,齐齐从屋子里走出来,瞠目结舌地望着天空中出现的庞然巨物,眼前的东西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林克通过全息画面看着四散奔逃的异星军团,眉宇间多了一丝愠色。

这群异星崽子,一点都不为他人着想。

一个个跑这么远,待会儿下去战斗耗费的时间也要变长,这不是耽误他接下来的行动么?

想到此处,林克不由起身,决定亲自登场,改变一下目前混乱的局面和状况。

“特洛伊,给我接通传声设备,我要讲话。”

很快,特洛伊开启传声,林克的话将通过机械堡垒几个扩音设备传遍地表。

“我是林克,异星军团的成员们能听见吧?你们跑啥,传送门都关了,你们还能跑出维多利亚?不如扭头重新集结,真刀真枪的干上一波,指不定可以杀出一条血路呢?”

异星军团听到这话,傻眼了。

维多利亚的土著们听到这话,更是急的跳脚,吓得满头大汗。

至于玩家们,下巴已经拖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