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chapter94]/晋江文学城首发

五年后,大年初一。

京市北风萧瑟,酒店套房却温暖如春。

玫瑰花瓣和凌乱衣裳静静躺在地毯上,空气残留着酒香和暧昧荼蘼之气。

忽然,一阵嗡嗡嗡的手机震响声打破了熟睡均匀的呼吸,萧斯宇昏沉沉撑开眼皮,下意识看了眼怀中的女人,见她眉头微皱,他心里也不由咕哝:这大年初一的早上,谁打电话来扰民啊。

长臂伸向床头柜的手机,拿起一看,来电显示:「阿晏」。

萧斯宇:“……”

又是这个缺德兄弟。

大年初一他不陪老婆孩子,骚扰他和郁璐的二人世界做什么?

手机还在不停震动,萧斯宇在郁璐额头亲了下,而后替她盖好被子,轻手轻脚走去卧室外。

“喂。” 他按下接听键:“新年好啊。”

……

一通电话3分钟解决,萧斯宇再次躺回床,郁璐也醒了。

她闭着眼,懒洋洋靠到他怀里,轻柔嗓音透着些哑:“谁的电话啊?”

萧斯宇搂着她的肩,下颌抵在她额头:“阿晏的,他答应录制那个亲子综艺了。”

“哈?真难想象陆总上综艺会是个什么样子。”郁璐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怎么会答应啊?”

“沈妹妹御夫有术呗,只要搞定了沈妹妹那边,阿晏这边想不答应都难。”

“这倒是,陆总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宠妻狂魔。”

郁璐感叹道:“小姝真是幸运,能找到这么个好老公。”

萧斯宇低头,拿下巴去蹭她的脸颊,大狗狗似的:“你不用羡慕她,我也是宠妻狂魔。”

郁璐咬了下他的喉结,笑着嗔他:“呸,不要脸,谁是你的妻了。”

这几年相处下来,萧斯宇在她面前早就混得没脸没皮。

“除了你,我老婆还能是谁?”

他翻身覆上,挠她痒痒:“昨晚你还叫我老公,你忘了?”

郁璐被挠得痒得不行,好笑又好气,边推着他边道:“女人床上说的话你也信啊?”

而且昨晚也是他逼着她叫老公的,不然不肯给她一个痛快,那她就只能迫于淫威,随便叫叫。

两人在床上玩闹了一阵,最后郁璐气喘吁吁,抵着萧斯宇的胸膛投降:“别闹了,本来就没吃饭,再闹我要低血糖了。”

萧斯宇单手撑在枕边,俯身看着身下之人。

都说红气养人,五年时光过去,她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咖位越来越高,整个人也像是完全绽放的芍药花,愈发可爱娇媚。

而他在她身后,默默当了她五年的床伴——

当初他信誓旦旦要把她追到手,之后便展开了热烈的追求攻势,可她一直不冷不淡的。

后来有一回在宴会上,突然下起暴雨,他接她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