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北海道的冬天很冷,却是适合滑雪的好地方。

滑雪场,白雪皑皑,连绵不断。

林沅实在怕冷的很,把自己滚成了一颗蓬蓬的球,走起路来总像企鹅似的晃悠着。

秦冕还是没改掉嘴碎的毛病,穿着件V领薄毛衣,外套一件十分显气质和身材的黑色风衣,像浑身没骨头似的懒懒散散地倚在柱子上,打量着林沅嘲笑他:“小朋友,你这样穿一点儿美感都没有,就跟个煮膨胀的汤圆似的,审美太差了。”~_~杰米哒xs63

林沅扒拉了几下厚厚的围巾,看向他裸露在空气中的锁骨,不敢苟同道:“你会感冒的。”

“不会,我身体好……阿嚏。”秦冕还没说完话,当场自打脸。

林沅搓搓戴着羊绒手套的指尖,歪头往他身后望了望,颇有深意地说:“我觉得你应该马上就会和我一样了。”

秦冕嘴巴上说着不冷,实际上鼻头都冻红了,却还依旧风度翩翩地嘴硬道:“我才不会穿羽绒……唔……”

一件大且宽松的羽绒服从天而降,将他连人带头一起罩了进去。

而且,颜色还是秦冕讨厌的暗红色。

楚子阔没管他的挣扎和抵抗,强行帮他把手臂塞进袖子里,像打包礼物似的,不容反抗地扣上拉链。

再给他裹上围巾,戴上帽子。

几分钟后,刚还嘲笑林沅时尚的秦冕,也变成了一只和他差不多的企鹅。

“楚子阔,你给我脱了!我不穿,你这衣服丑爆了!”秦冕暴跳如雷,低吼着威胁出声。

奈何衣服太厚,导致他姿势笨拙,根本抓不住楚子阔的胳膊,反倒是把自己气得不轻,还折腾出一身汗。

秦冕怒吼的声音还挺大,吸引了不少路过的人群。

好歹是社会上有名有姓的人物,他怕遇见熟人,见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越来越多,便不情不愿地默默噤了声。

丢人。

跟秦冕在一起时间长了,楚子阔练就了一身哄人的好技能,俯身和他耳语了几句,很快就把人哄好了。

林沅站的比较近,哪怕楚子阔的声音已经压得很低了,他还是断断续续地听见了几个字眼。

大概就是:如果感冒了,今晚就不能在阳台上做了。

林沅听得脸颊发热,有种窥探了别人房中事的羞耻感,转身离开撒狗粮的源头,小跑着去寻炎霆了。

他到的时候,炎霆还在用餐。

靠近餐厅入口处,有三三两两的女性聚集在一起,小声地讨论着关于那位举止矜贵的先生。

“他的手表是江诗丹顿今年全球限量的最新款,起码七位数。”

“左手无名指上戴着戒指,应该已婚了吧。”

“但他从刚才到现在都是一个人,可能没带老婆来,会不会是独自出来享受假期的?”

“已婚,当第三者是卑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