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年节过去了, 云华村的村民的情绪却越来越高涨, 因为年节过后,沐府便会派出十名外门弟子来教导村中的

孩子习武。

而今天,正是沐府正式传授武艺的日子。

不需要吩咐,一大早,全村的村民便全部自动自发的带着家里的附合资格的孩子集中到了村中的最大的那片晒谷场

,因为这里最为平坦,适合练武。

云华村只是一个小小的村落,人口稀少,总共只有三十二户人家,每户人家平均不到十个人,全村加起来也不过

299人,正好差一人满300人,当然这些人并不包括沐府一府中人。

三十二户人家里的十五岁以下的孩子,总共是77个,其中包括陆村长家的刚刚15岁的三丫头陆小草,和一个6岁的

孙女及一个5岁的孙子,不得不说,这里的生产力还满高的,孩子竟然占了全村人口差不多四分之一。

“大家不要吵,都安静下来,沐夫人快过来了,你们快让家里附合年龄的孩子都站到中间来,其他人都后退。”村长站在所有村民面前大声吩咐道。

闻言,村民不敢有违,马上都安静了下来,乖乖照着村长的吩咐行事。

“大牛家的,你家虎子有5岁了吗?我咋记得他今年才刚过四岁,还有旺子家的,你家大宝都十七了,咋也来凑数了,你们都快把各自家不合格的孩子领走,等下,要是沐夫人看到了,不高兴,反悔不教了咋办。”村长见到一些人家把家里不附合规定的孩子也塞了进来,不由得有些生气的喊道。

听到村长的话,其他人家纷纷出声指责这几户特别的人家:“就是就是,如果因为你们,害得其他附合规定的孩子习不成武,你们负得起责任吗?你们可不能害了咱们全村人。”

“说得可不就是,你们想学,在旁边看着不就行了,又不是不让,咋还要偷机取巧。”

……

被其他村民这样毫不客气的指责,几家违反规定的人家,不禁羞愧的羞愧万分,讪讪的退入人群中,不过还有一家的****却是脸皮比较厚,当下便与众村民吵了起来。

“我咋就偷机取巧了,我家大宝今年才过十六,还有八个月才满十七岁呢,不就是差了一岁吗,咋就不能学了,你们不就是嫉妒我家过得好。”旺子家的波泼辣的反驳回去。

“你放屁,你家有啥值得我们嫉妒,连媳妇都娶不起,还……”

“够了,你们都给我闭嘴,再吵,你们都给我们回家。”村长见几个****越吵越不像话,马上气恼的喝止。

正在争吵的两名****见村长生了气,立时不敢再多言,只悻悻的瞪了对方一眼,便站了回去。

“好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如果谁家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就别怪我取消他家后代子孙习武的资金格。”村长严厉的说道。如果今天这种情况不好好制止的话,让沐夫人发现了,误以为他们云华村都是都是些不实诚之人,对云华村失了望,不再教他们武艺,可怎么办。

闻言,所有村民心中一凝,那些有孩子不附合规定的村民,刚刚起的一些心思,也立马息了念头。他们可不想让家里的后代子孙都学不成武。还好,这他们家里不仅仅只有一个孩子,这个不行,还有另一个附合规定呢,而且就算不附合规定的也可以在旁边学。再说了,这一代不行,还有下一代呢。想着所有村民马上都释然了。

“沐夫人来了,沐夫人来了……”这边闹剧才一结束,便有眼尖的村民发现了不远处施施然而来的蔚蓝一行人,马上喊了出来。

村长闻言,顺着那人的视线望去,果然发现了不远处的蔚蓝,马上喜笑颜开的迎了上去。

“沐夫人您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村长对蔚蓝越来越敬重,面对蔚蓝时竟不敢直视她,总是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让各位乡亲们久等了。”蔚蓝略带歉意的向众村民道。

“哪里哪里,我们也是才刚到。”村长闻言,赶紧说道,而后眼神向蔚蓝身后一瞧,发现蔚蓝身侧两旁站着卫芳卫桦和沐越霆还有沐管家,在她身后三步外还站了十名身着细绵衣赏的约十五、六岁的少年。眼睛不由得一亮:“沐夫人,您身后的这十名公子便是要教村里的那些孩子们武艺的师傅吗?”

听到村长的话,众村民不由自主的把视线转向蔚蓝的背后,看向那十名少年。

“没错,这十名少年从今天起便会轮流教孩子们习武,凌一你们十人都自我介绍一下。”

“是夫人,我是沐凌一。”沐凌一站出来道。

“我是沐凌二。”

“沐凌三。”

“沐凌四。”

“……”

这十个少年分别是从凌一排到凌十。他们没有费话的,很简节的介绍了自己,然后便都安静的退回了蔚蓝的身后。

蔚蓝等他介绍完了,便接着道:“他们十人的武艺在整个沐府中虽然不是最高的,但是却也是在中上之例。有他们教导孩子们绰绰有余了,大家都要好好努力。等到三年后,如果通过沐府测试的孩子通过了,便可以进沐府,成为沐府的外门弟子。”

闻言,全村村民不自禁的欢呼起来。

“夫人,我们这些年龄不附合的人也可以接受测试吗?”这时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年通过人群,鼓起勇气走向蔚蓝,朋胆的问道。

蔚蓝点头:“当然可以,无论是谁,只要是云华村的人,通过了测试,都可以进入沐府,成为外门弟子。”

“真的吗?”那少年惊喜的瞪大了眼睛。

“这位小哥儿,我们夫人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夫人说的自然是真的。”沐管家听到少年的疑问,马上接口说道。

闻言,少年不由欣喜若狂,“谢谢夫人,我一定会努力的,虽然我的年龄不附合,但是我肯定会努务的,三年后一定会成为沐府的弟子的。”少年坚定的说道。

望着少年尚且稚气未脱却满是坚毅的脸,蔚蓝心中暗赞了声,不由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叫陆云天。”听到蔚蓝问起他的名字,那少年受宠若惊,好半响才激动的说道。

“好名字,陆云天,我记住你了,好好努力,希望三年后,在沐府能够看到你。”蔚蓝含笑着鼓励少年道,看得旁边的人嫉妒不已。

“村长这些就是云华村里所有十五岁、五岁以上的孩童了吗?”蔚蓝转过头望向陆村长问道。

“是的,沐夫人,这些孩子总共有77人。/”陆村长连忙答道。

蔚蓝扫视了所有孩子一眼,便点点头,道:“既然所有孩子都到了,凌一,你就开始传功吧,我们就先回去了。”蔚蓝向那些孩子鼓励了一翻,便向村长告辞,返回沐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