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婚后

——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将我和你变成“我们” 。

唐温在朋友圈刷到这句话的时候,迫不及待地拉了一下身旁许珩年的衣袖,蹬着腿将头往沙发另一侧挪了挪,把手机屏幕放到他面前。

“许珩年你看你看。”

他从面前的文档中抽出视线来,轻扫了一眼屏幕上的字,轻笑着说:“你这些朋友都这么文艺吗?”

每天转发的不是情话段子,就是经典语录。

唐温顿了顿,格外认真地想了一下:“也不是,她们还比较注重养生,保温杯枸杞红枣从不离手。”

大学毕业那年,她正式带着许珩年回美国的家里看唐父,他一个不及五十的人竟然每天淡盐少辣,抱着一本养生的书念叨不停。

“温温啊,你要多多养生。”唐父拉着唐温的手苦口婆心地说了一通,奉劝她千万不要找一些高压的工作,甚至像唐母一样做一个家庭主妇都可以。

也不知道究竟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有如此高的思想觉悟,以至于影响到了唐温,她现在也不过二十五的年纪,无论朋友圈还是微博首页都能刷出有关养生的消息。

她仰着脑袋盯着许珩年的侧脸看了一会儿,又往上蹭了蹭,后脑勺枕着他大腿的边缘。

“怎么了?”他把笔记本往旁边拿了一下,避免摔下去。

“我听说男人到了四十岁以后就容易秃顶,”唐温说着便将手掌覆在他的头顶上摸了摸,“不过我觉得你的发量还是蛮厚的。”

他微挑了挑眉,侧过头去看她:“听谁说的?”

“一个养生博主啊,而且据说聪明的人会秃的更快……”她这么说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安,连忙拿出手机来打开微博,“我得看看有什么预防的办法。”

谁知还没等她在关注的人中翻到想找的用户,手机就被许珩年抽走,原本放置在他膝盖上的电脑也不见了。

“你干嘛?”她瞥到笔记本被他放在了桌角,又向上挪了挪身子,脖颈枕在他的大腿上,微微抬着身子去够他刻意举高的手机。

“这么早就担心你老公秃顶?”

“没有啦,未雨绸缪嘛……”

许珩年轻扫了一眼她微博首页关注的人,微蹙起眉,视线落到她的面上:“你关注的怎么都是男的?”

唐温翻腾起身子来,坐在他的大腿上与他面对面:“就是一些明星而已,帅气的小哥哥。”

他又重新看了一眼那些明星的头像,语气里有些质疑:“帅气的小哥哥?”

见他眉心快要皱成“川”字,唐温立马搂住他的脖子,嗲里嗲起地改口:“当然都没有我老公帅!”

唐温坐在许珩年的大腿上,两只脚丫抵着沙发背倚,讨好似的握起拳头来替他捶了锤肩膀。

他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打量了一圈:“唐温,你最近是不是,有点胖了。”

“胖了吗!?”

唐温垂眸看了一圈自己露出游泳圈的腰围,小声嘀咕着说:“好像是……有点。”

她舔了舔嘴唇,飞快地从沙发上直起身来,踩着拖鞋蹬蹬瞪地跑到房间去翻许久没用过的体重秤。

许珩年轻摇着头,还没来得及捂住耳朵,便听见从卧室里传来夺命狂呼。

“啊——许珩年我竟然九十八斤了!!九十八斤了!!!”

长这么大,她的体重基本都保持在九十斤左右,唯一一次九十五斤,还是曾经在学校准备献血的时候避免贫血大补恶补的。

她摸着自己的小肚腩从房间里跑出来,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我为什么一下子重了这么多?”

“你晚饭吃得什么?”他今晚加班,发了微信过来让她在公司里解决一下。

“也没什么啊,就一碗米饭三个菜……”她昂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声音越来越小,“在你回来之前,我还吃了一个菜煎饼……和一碗八宝粥。”

“……”

破案。

不仅是今晚,就连中午甚至这整个星期,她的食量都变得很大,上周末跟许珩年出去吃饭的时候,盘子里连菜根都没剩,他还调侃着问要不要把菜汤打包,顺便买几个馒头带回去。

“我最近为什么这么能吃,我的胃该不会是漏了吧!?”

“能吃是福——”许珩年站起身来,从书柜里抽出一本厚重的书本来,语气里噙着笑“继续保持。”

“你不怕我把你吃穷?”

“你可以试试。”

“……”

她挥挥手,转身就往卧室里走。

不过了,睡觉去。

*

临睡前她忽然收到大学文学部的学妹发来的消息,说是现在在杂志社工作,最近在做校园恋爱的板块,想问问她有什么恋爱日常可以分享一下。

上大学那会儿,唐温是很多女生的羡慕对象,家境好,人长得漂亮,最重要的是有个无微不至的男朋友,被好几个部门的学妹缠着分享恋爱秘籍。

这位就是其中之一。

【对了,我一直不知道许学长是怎样跟你求婚的?我觉得一定会很浪漫吧。】

唐温顿了顿,握着手机想了一会儿当年的情景。

其实并没有像电视里那样浪漫的求婚情节。

两人在大学里同居了一年,许珩年大四的时候,拿到了A市最好律所的实习机会,为了方便,就搬出了公寓一整年都住在公司里,唐温重新回了学校宿舍。

等到唐温实习的时候,许珩年已经站稳了脚跟,甚至还带她去市中心的看了几套户型不错的新房,并很快敲定了她喜欢的一间。

一切快得就跟梦一样。

一日清晨,她一觉醒来,意外发现套在自己无名指的钻戒,一时之间所有心绪涌上心头,翕合着唇说不出话来。

“已经戴上了,就不能摘了。”倚在她身侧的男人包拢住她的指尖,拉到唇边轻吻了一下,直视她的目光中饱含情意。

酥麻感顺着手背传入心尖,唐温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微握住他的手,拖着长调“哦”了一句。

他低笑一声,温热的指腹反复摩挲着她的指尖,语气温柔到快要化成一滩水:“许太太不发表感言?”

她娇羞地不知道说什么,眼神一直往别处瞥:“什么感言啊……”

他的手还放在她的腰上,将她整个人往自己的方向拉近了半分:“愿不愿意,嗯?”

唐温将脑袋往他怀里缩了缩,声如蚊蝇:“就算不愿意又有什么办法……”

连心带人,早就全都给他了。

“抽个时间两家一起吃个饭吧……”他的额头轻抵上她的,眉眼间染着温润的笑意,“如果咱爸希望我入赘去继承公司的话,我也愿意。”

她一听,觉得不妥:“那不行啊,你不是还想自己成立律所吗?”

许珩年低头吻住她的唇,纠缠着她的舌尖含糊地说:“那公司怎么办……?”

怎么办?

她微闭着眼,脑袋缺氧到浑浑噩噩的无法思考,哼哼着敷衍:“再说吧……”

许珩年不禁失笑,稍退了半分,半撑起身子来盯住她的眸子:“再说?”

她咽了咽口水,眼底罩了一层朦胧的水雾,慢吞吞地说:“……反正老唐现在也没退休啊。”

他轻拨开她眉角粘黏的发丝,双眼轻轻眯起:“那不如……交给我们未来的孩子?”

孩子?哪来的孩子?

她耳根迅速蹿红,掐着他的手臂说:“你一大早胡说八道什么。”

“没有?”许珩年的嘴角轻微勾起,重新吻上去,吮着她的唇瓣低低地说,“那现在就造……”

她被亲得意乱情迷,没什么气力地嗔了一句:“……讨厌。”

……

回想到这儿,唐温像个怀春的少女似的,娇羞到在被窝里拼命地蹬腿儿。

大概是太久没得到回复的消息,那边的学妹又发过来一条:【学姐你就说一下嘛,不要害羞。】

连她害羞都能猜到???

她脸红着翻身从床上坐起身来,飞快地回复:【没有,其实整个过程无聊得很……】

唐温组织了一下语言,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聊了起来。

……

等到许珩年忙完工作回到卧室的时候,发现唐温正握着手机睡在床的一侧,棉被以一种四纠八缠的方式夹在腿弯间,睡相太差。

他无奈地摇头轻笑,将棉被轻轻从她的腿间抽出来,又严严实实地盖好,拿走她手心里的手机。

这时屏幕忽然又亮了起来——

【晚安学姐。】

【如果许学长也能给我们一些有关你们的恋爱感想该多好。】

恋爱感想?

他划开锁屏,粗略的翻阅了一下两人聊天的消息,眉眼逐渐变得温柔,打开对话框输入了一行字。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打开床头的小灯,将手伸进被窝里试探了一下她双脚的温度,感觉正常之后,才放心地脱掉毛衣,关上灯,侧过身半搂着她。

熟睡中唐温闷哼了两声,在他怀里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蹭了蹭。

那行字是——

【我一生中最庆幸的事情,就是将我和她变成了“我们”。】

*

当唐温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她的亲戚已经两个月没来访了。

在同事的建议下,去公司楼下的药店里买了一支验孕棒,然后将自己锁在厕所里按照步骤测试了一下。

结果,意料之中。

趁着午休的时间,她站在窗口边打算跟许珩年打电话,在脑海里准备了好几套说辞,最终依旧是支支吾吾如鲠在喉。

那边的人直截了当地打断她的试探,嗓音低沉:“你怀孕了?”

“……”

“你怎么知道?”

“猜的。”

唐温长舒一口气,低垂下头:“……就是这样。”

没过一会儿,许珩年来接唐温去医院检查情况,直到坐在车里,她还有些不敢相信刚才在验孕棒上所看到的结果。

明明也做好防护措施了,怎么就……中奖了呢?

许珩年侧头看了她一眼,一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越过中控,将她的手心包裹在掌心内。

他漫不经心地摩挲着她拇指的指节,温声说:“现在什么感受?”

唐温摇着身子从座位上晃了晃,一只手紧紧攥着安全带:“感觉好像有些坐不住……屁股上全是汗。”

“还有吗?”

她又动了动,难为情地说:“……好像起痱子了。”

“……”

唐温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直视着前方:“我还从来没想过,感觉这一天来的好快。”

“所以呢?”

“我有点害怕。”

“害怕什么,我会陪着你。”

她不禁侧头看他:“你已经做好准备了?”

他轻笑了一下,似是一本正经地开口:“没有什么防护措施会万无一失,你应该早就有这样的觉悟。”

唐温感觉有些脸热,低垂下眉睫:“……可是我感觉自己还是个孩子。”

甚至大多数时间还需要他的照顾。

这时路口刚好亮起红灯,车子缓缓从白线前停了下来。

许珩年侧过脸来,握住她的掌心更用力了一些,认真地看着她:“唐温,你一定会成为一位合格的母亲。”

她顿了顿,微抿唇瓣。

高三成绩不理想的时候,他打电话来让她放松心态,甚至在高考那天翘课回来陪她考试。

毕业的时候,她找不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工作岗位,焦躁地险些食不下咽,许珩年贴心地做了她最喜欢吃的菜,不耐其烦地开导她,帮她梳理人生方向。

直至现在,他都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她所有的情绪,并且给予她安慰和鼓励。

他似乎永远都站在她一回头就能看得见的地方。

不远处的信号灯跳入了倒计时,唐温紧盯着红灯思忖了半晌,逐渐放平了心态。

她反握住他的手,眼睛里亮起一簇清亮的光,微笑着说:

“我有信心。”

(番外完)!

颜温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他总想亲我》第62章 六十二点想亲

《小尾巴很甜》番外三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