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尊。”

“这是这次新入门的弟子名册。”

桃花树下,负责统计名册的弟子看着座上闭目养神的仙人,小心奉上了名册。

宁霁思绪还沉浸在昨日发生的事中,此时被打断后,长睫微阖,慢慢回过神来。

他平日里甚少笑容,又加之总戴着一副鬼面面具,叫弟子们不敢多看。

只是今日……

真君不知为何出神,略微苍白的唇色紧抿着,倒是少了几分冰冷寒意,叫人敢偷偷摸摸看上了一眼。

解剑峰上寒风簌簌。

就在拿着名册的弟子偷偷看时,一瓣桃花恰好落在了宁霁唇瓣上,又很快被吹落。

那弟子心头莫名一跳。

在此时浅淡艳色与冰冷交锋下,竟开始有些好奇真君面具下的相貌。

外人总说解剑峰峰主宁霁修的是无情道,相貌丑陋,可止小儿啼哭,这才不得不一直戴着面具。

从未有人看过真君面具之下的样子。

可是……这样气质斐然的人,真是外界传言的那般丑陋吗?

他心中乱七八糟的想着。

等了半天,才听得座上人淡淡道:“拿来罢。”

许是不常说话的缘故,宁霁真君的声音也有些低哑。

不像一般人那样清亮,反倒像是……鹤羽拂过沉雪一般。

清泠泠的。

那弟子收起心神,心中却因为这声音,莫名有些紧张。

于何不由暗暗谴责自己:往日里也不是没有见过大人物,就是面对解剑峰那位占尽天下姝色的楚师兄时他都没有那么紧张过,怎么今日……

他心中想着时,那名册已经被接了过去。

入目便是新弟子的名录。

玉清宗身为天下第一大宗,共有三座主峰,为抱琴峰,犀药峰与解剑峰,三峰虽各自由峰主管辖,但却都听命于掌教纯光殿殿主掩日真君。

为了不置宗门凋零,掩日真君曾定下过规矩。

玉清宗一年开山收一次徒,以此充盈宗门。

不过即便是如此,新入门的弟子能留下的却也不多。

这些弟子入门之后都要分散掺入三峰,由峰主在一年后决定去留。

宁霁作为现任的解剑峰峰主,自然也是要看的。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打了开。

只是在看到上面果不其然出现的名字时,眉梢微微动了动。

孔翎。

果然有他。

宁霁心中暗道果不其然。

他倒不是未卜先知。

只是早已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书。

严格来说宁霁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是在身死之后穿越到了这本书中,类似于人们口中的带着前世记忆转世投胎。

只是他的记忆来的迟了点,在这里已生活百年,却在不久前才想起一切。

这里原本是一本修真**文,讲述的是出身名门的主角受楚尽霄容貌出众,天赋异香,能够轻易激起人的**。

也因此被人觊觎。

在楚尽霄成年之际,有人为了抢夺他,灭了楚家满门。

主角受阴差阳错踏入了修真界,因天资出众,被玉清宗第一人解剑峰峰主收为了徒弟。学成之后不仅亲手报了灭门之仇,还因其美貌被鬼医、魔尊、孤月楼楼主,妖族孔雀王等人爱慕……

宁霁当时并没有看完这本书。

只因为这本修真的小说中,情爱的篇幅实在是太多了。

主角不是在和攻纠缠,就是走在和攻纠缠的路上。

他在前世的时候曾经吐槽过这本书。

却没想到自己现在会真的生活在这本书中,还成了其中并不路人的人。

宁霁是这本书中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

解剑峰峰主宁霁。

——主角受的师尊。

在《情动天下》这本书中,作者特意强调过,楚尽霄还弱小的前期,曾经有一个白月光。

那白月光一手将当时刚被灭门的楚尽霄从尸山中拉起,递给了他一方帕子。

宁霁之前还不确定。

但是在昨夜楚尽霄拿着那方帕子欲言又止的向他表明心意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就是那个早死的白月光。

他望着名册的时间有些长了。心跳如擂的年轻弟子不由忐忑问:“尊上,可是这孔翎有何问题?”

宁霁白玉修长的指节正好停在孔翎二字上。

叫于何不由有些疑惑。

正在此时,他刚要抬首,忽然山外的罡气微微动了动。

须臾间静止了一瞬。

就在宁霁看向门外时,外面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弟子楚尽霄,求见师尊。”

他昨夜忽然表明心意之后离开,今日却又像是无事人一样。

宁霁原本以为按照书中所写,楚尽霄会躲他几日。但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来了。

他微微皱了皱眉。

奉册的于何一听那位楚师兄来了,不由偷偷往门外看去。

心思瞬间转移了不少。

他不是第一个对楚尽霄有如此反应的,宁霁并不意外。

在书中主角受就是一个大写的人形迷.魂药。

他看了眼门外,在见他与不见上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让他进来。

宁霁并非喜爱逃避之人。

即使是……乍然得知自己是在书中,颠覆了之前的想法。

随着他声音落下,院门被推开。

一个穿着白底黑纱,普通弟子服饰的清俊少年走了进来。

楚尽霄刚成年不久,再加之筑基早,所以面容还在少年时候。

不过即便是如此,却还是叫人屏住了呼吸。

原著中形容楚尽霄的样貌时一句话曾经常出现——山石毓秀,皎如皓月。

就像是羽翼渐丰的清鹤,有种不自觉吸引人的气息。

他进来时,旁边奉册的于何甚至隐隐约约嗅到一股淡淡的清香。

那香气虽淡,却十分诱人。

他眼眸中刚有些诧异,便被一道神识封住了心神。

恍惚了一瞬后,随即回过神来,惊了一身冷汗,连忙跪谢。

“多谢真君。”

宁霁见他清醒,淡淡瞥了他一眼。

“你灵气低微,不要过多吸食这香气,以免动摇根基。”

楚尽霄不仅是名动天下的美人,他身上的香气才是引得人人争抢的原因。

这香气修为越低的人越是抵抗不了。

于何不敢再说话。

楚尽霄皱眉看了他一眼,收回目光来。

他虽生的如此,但是面对除师尊以外的人,也是不苟言笑的性子。

此时直直看着宁霁,显然是不想在说话的时候有外人在场。

宁霁经过昨夜的表白心意事件,也不想让旁人多加揣测。

于是便留下册子看向于何道:“你先回去吧。”

“关于新弟子的安排,本尊稍后会与你说。”

他一开口便像是寒雪一般拂去了楚尽霄出现带来的燥意。

于何心中一凛,忍不住抬首看了他一眼。

心中却暗暗自责自己方才失态。

早知道楚师兄身上的香气,他就应克制住自己才是。

竟然在仙尊面前失了态。

也不知仙尊会不会觉得他心志不坚……

于何越想越难受。

对仙尊的仰慕与巨大的落差让他收紧了手,心中第一次后悔。

宁霁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挥了挥手让人退下。

他不练剑时,一直是惫懒的性子。

许久坐在树下都不愿动,一头鸦羽青丝微微散在雪衣之上,只余下白玉一般的指节握着茶杯。

于何以为自己让仙尊失望。

喉头微紧,一时间心中颓丧,到底还是退了下去。

轻轻的脚步声落下后,门又被慢慢合上。

楚尽霄眉梢这才放松了些:

“师尊今日又未出门?”

他一眼就看穿宁霁未动的事实。

宁霁摩挲着茶杯的手顿了顿,觉得这楚尽霄怎么宛如狗一样敏锐。

他不想多言,便转移话题:“今日过来找为师何事?”

楚尽霄没有提起昨夜的事。

宁霁也全当他忘了。

鹤雪院中现在就两个人。

在宁霁抬眸淡淡看他时,楚尽霄望向他忽然道:“尽霄的事情不着急。”

“师尊头发散了,我替师尊挽好发再说可好?”

随着他的话,宁霁这才发觉自己今日还未曾束发。

他皱了皱眉刚要拒绝。

却见那刚刚出声的少年已经自发走上了前来。

在宁霁觉醒记忆前,楚尽霄这样替他梳发不在少数。

玉清宗为天下第一大派。

教导弟子自是尊师重道,为长辈请安束发并不稀奇。宁霁之前不觉得有什么,可昨夜之后,便有些奇怪了。

楚尽霄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在变化出玉梳与雪露之后,轻轻靠近了宁霁。

微凉的发丝被一只手轻轻捧起,一切如常。

宁霁见此,也不好再说什么。

他微微阖目。

楚尽霄握着玉梳熟练梳下,动作不差分毫。

不一会儿,宁霁散下的发丝就被玉冠束了起来。

他常年不摘下面具。

那鬼面看着狰狞无比,但是只有楚尽霄知道。

师尊面具下的面容是如何。

这样的容貌只有他一个人看过。

他正出神时,听得一道声音问:“这几日修炼如何?”

师尊已经许久未曾关注他了。

毕竟还是少年人,楚尽霄愣了愣,反应过来后面上微不可察的浮上一丝欣喜。

“这几日已有突破了。”

院中静静的。

宁霁自阖目中慢慢睁开眼来。

“既是已突破,那便已到了该下山历练的时候。”

他这句话一出。

两人间若有似无的亲密氛围霎时间被打破。

楚尽霄手指僵了僵,慢慢垂下眼,连之前准备要说的话都说不出口。

……

楚尽霄离去之时已经是傍晚了。

宁霁不再关注他的事情。

起身之后,便准备去寒潭练剑。

他有旧伤在身,现在每日练剑时间不宜过多。

还要泡在寒潭中,方能好受些。

一个时辰后。

宁霁身上微微出了些汗,这才停了下来。

他生来就欲.望寡淡,唯一能提的起兴趣的便是剑道。

自十年前受伤之后,身子骨惫懒。

练剑也只能每日那么一会儿。

细微汗珠顺着额间滑落。

宁霁拿方帕子擦了擦,也有空想起了别的。

今日楚尽霄离开时的神色在眼中,宁霁并无感觉。

他本就无意于情爱,那些白月光什么的,他都不想掺和。

亦是不想像原著一样,与那些主角受所谓的爱慕者们纠缠在一起。

倒不如早日断了开。

这样想着,时间便已经到了。

“尊上寒潭热酒已经备好。”

随着门外童子的声音。

宁霁收了剑,抬起头来,淡淡应了声。

那寒潭就在宁霁住处不远的地方。

这解剑峰顶就只住了他一人,宁霁便也只褪下外衣,未曾做什么防护。

童子放下东西之后便已经退下。

宁霁抿了抿唇。

任由冰冷寒潭没过身体。

引自极川的寒潭只对身有火伤的人有用,一般人泡在此间绝对受不了。

寒意阵阵袭上指尖,宁霁面色不改。

只是在冷气钻心,唇色微微有些发白时,才慢慢拿起之前童子早已经备好的热酒。

青瓷捏在手中,叫宁霁眉心跳了下。

正当他准备放入口中时,忽然面色顿了顿。

手指停留了一瞬后,紧接着抬眸,那玉杯便如兵器一般被掷出。

他这一下没有留手。

林中“哎呦”一声。

一个碧袍衣衫不整的妖族正好被玉杯砸了个正着。

“什么东西!”

那道声音听着有些恼怒,一下子拨开丛林走了出来。

宁霁皱了皱眉,没想到竟然是他今日才从新弟子名录中注意到的人。

书中主角受的爱慕者之一,妖王孔翎。

他怎么会在这儿?

孔翎原身是孔雀。

相貌妖异华美,明媚艳丽。

据原著中说,是个风情万种的大美人,就是脑子有点病。

他因为修炼功法的缘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修为倒退。

不得不用半身外出求偶。

这才遇见了主角受。

宁霁瞥了眼,大抵知道这是那位沉睡的妖王的半身。

孔翎本来是听说楚尽霄喜欢在解剑峰寒潭沐浴。所以才潜伏在这儿,想要一睹美人出浴风采。

但是没想到没等到本人不说,那里面进去的却忽然变成了一个戴着面具的陌生人。

他只偷偷看了眼,想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就被人突然用酒杯砸到了头上,差点砸破了头。

孔翎向来爱护容貌,这还是第一次被人砸。

担忧自己破了相,他扶着额头,此刻那张妖异的面容上满是怒意,看向来人时,气的都颤抖了起来。

“杂碎,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儿?”

还没等人说话,他又似想起了什么似的,紧接着愤怒质问:“等等,刚才就是你砸的我?”

宁霁:……

看来书中说的没错,果真是脑子有病。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解剑峰是他的地方。

他为何不能在这儿?

他微微皱了皱眉。

瞥了对方一眼,收回目光来,懒得理会他。

孔翎:……

这杂碎打了他还这样看他?

他被这样一刺激,心口一窒,脱口而出:

“你这是什么眼神?”

宁霁:……

看傻子的眼神。

鸟族果然是最烦的。

他被吵的一阵头疼,本就不是好脾气的人,能容忍这人擅闯此地已是极限。

此时见这孔雀做错事还不依不饶。

宁霁终于被吵的抬眸:“闭嘴。”

“你……”

孔翎还没反应过来,下一刻就忽然发现自己不能说话了。

等等……

他凤眸中闪过一丝诧异,捂住喉咙有些不可置信。

周围终于安静了下来。

宁霁没有在人前沐浴的爱好。此时被打扰后也没什么兴趣了,这时自水中站起身来。

哗啦水声响起,孔翎目光不自觉看过去,便见那鹤羽大氅瞬间就已经披在那鬼面人身上。

他鸦羽似的发湿漉漉的,玉冠轻散垂在鹤氅之上。

白色衣袍无风自动。

见那绿毛孔雀神色戒备,还准备张口,这才转眸淡淡看向他,再次警告:

“再噪舌,杀了你。”

孔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