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霁原本并不知晓这人身份。

但是在这句话落下之后,那手持长刀之人,却抬眸。

“我来只是想告诉你,别往里面去。”

他现在是剑魂之体,对招起来不够过瘾。

楼危宴还想要挑战宁霁,也不想见他这么快丧命。

于是在察觉到他们在哪儿之后,难得出来提醒了句。

他态度随意。

身上的气息压迫感极强,虽是笑着的,但是却叫人感受不到一丝笑意。

谢风皱了皱眉。

还是开口:“你怎么知道?”

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忽然出现,让他们不要往里面走。

换作是任何人都会警惕。

更何况这人并未暴露身份,就这样乍然出现在封闭的归墟龙宫之中。

谢风心中怀疑这人说不得与那欲魔有关。

眼前的红袍人身上的煞气极重。

宁霁第一眼便看出这人修为是在元婴后期。

可是如此修为的人,却在修真界之前一点名声都没有。

他心中有了些猜测,开口道:“阁下进去过。”

他并非用问句。

楼危宴赞赏的看了他一眼。

“确实如此,所以才提醒你们不要进去。”

“你修为不错,不应命丧于此。”

他语气笃定,好像宁霁进了那儿,就是必死无疑一样。

谢风被这轻慢的语气激怒。

宁霁却想到了很多。

能让一个同样是元后修为的人说出这样的话。

恐怕里面的东西并不简单。

但是这一路走过来毫无人迹,所有的迹象都指向归墟内。

楚尽霄必定也在里面。

他眸光低垂。

就在楼危宴觉得自己已经提醒的十分明白。但凡一般人,都不会再进去的时候。

宁霁再次抬头时,却淡淡道:“多谢阁下提醒。”

“不过在下依旧要进去。”

楼危宴眯了眯眼,皱起了眉。

便见他看向谢风。

“你在外面等着。”

以这红袍人的实力,若是想杀谢风恐怕一早便动手了。

他如今特意来提醒,便不会再动手。

宁霁这一点上不会看错人。

他让谢风留在外面等着。

自己准备孤身一人进去。

谢风收紧手:“尊上,我与你一起去。”

他被尊上所救,这种时候,怎么能临阵脱逃。

更何况,那临时出现的人,看起来不安好心。

楼危宴嗤笑一声:“你一起去,不叫帮忙,叫拖累。”

他又看向宁霁。

“你真的是很有意思。”

宁霁眸光冷漠,并不说话。

楼危宴也不介意,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