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君本是想短暂的借用他的身体。

此时在腹中被剖开之后,却不得不离开。

楚尽霄这时并非人样,而是目光血红的龙族模样。

在探出龙爪之后,他理智短暂的恢复了一瞬间,从失控的状态中出来。

楚尽霄低眸目光颤了颤,慢慢回过神来。

师尊。

对了,师尊。

——师尊不能出事!

他抬起头来,便见那之前强制困住他的龙君早已经退出了身体之外。

他没有看向楚尽霄,反倒是看向了宁霁。

“你的徒弟在这儿。”

祖龙轻声道,又抬目笑道:

“只是很快,他或许便不是这样了。”

那白衣剑修停在原地,听见这话后却皱了皱眉。

一瞬间想到了一个关键剧情。

——楚尽霄被灌入疯血。

他收紧手,看着龙君,皱眉问:“你做了什么?”

在原著中,龙君因为当年因人族受天谴之事,对人类极恨。当时楚尽霄在祖龙冢接受传承之后,便被龙君怀着恶意输入了疯血。

他表面一副为了龙族纯种血脉延续,无条件的帮助他觉醒血脉,指引楚尽霄从满布危险的祖龙冢中走出。

实则是为了让他报复人族。

他在替楚尽霄觉醒血脉时,将疯龙血也给了他。

这是千万龙族多年以来,对人类恨意的血液。

在觉醒了疯龙之后,楚尽霄便会面目全非。

被龙性压倒人性,一步步的沦为兽类,自此再与人类毫无瓜葛。

这是原著书中所说。

宁霁记得那时候,曾写过楚尽霄因为疯龙血暴露,而主动请命离开师门。

后面……堕入了魔域。

龙君的恶意,几乎改变了他整个人生。但即便是如此,在书中,主角受依旧是个好人。

宁霁垂眸指尖顿了顿。

“楚尽霄。”

他抬头只低声叫了声那人名字,他便停了下来。

剖身而出的玄龙上半身恢复了人身,克制不住的捂着腹部跪在地上。

鲜血流满台阶。

他眼前模糊,却还是用龙爪死死的伪装着自己。

思绪一闪而逝,宁霁回过神来。

便听楚尽霄带:“师尊。”

楚尽霄的喘息声响起,慢慢抬起头来。

宁霁的声音便像是开关指令一般。

他费力的扯出一个笑容。

甚至……克制住了血脉的本能。

龙君眯了眯眼,难得有些诧异。

楚尽霄克制住了疯龙血。

他心思急转之下,祖龙看向了宁霁。

他与楚尽霄血脉相连。可是如今却因为一个人类,那头玄龙不惜破开身体。

他原本觉得这个人是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