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霁压下这股异样。

体内火毒化开的感觉叫他皱了皱眉。

抬起头来,却见不知何时,楼危宴已经不见了。

“等你伤彻底好了之后,本尊再来找你比试。”

楼危宴虽然对宁霁很有兴趣,但是祖龙冢坍塌,他确实不能留在这儿了。

这次虽然魔族并未成事。

但是楼危宴目的本就不在于此。

倒是并无遗憾。

反倒还有些兴奋。

毕竟……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能让他升起将之作为对手的**。

他深深看了宁霁一眼。

眼神暗了些。

不过下次还有机会。

楼危宴想。

他们不久之后便还会再见。

在海中崩塌之际,他转身踏入虚空。

空气中传来这句话后,那红袍俊美青年的身影便像来时一样,突然消失在了空气中。

宁霁握着剑的手顿了顿,等到楼危宴走后,这才转眸去看地上的楚尽霄。

楚尽霄此时已经被龙血折磨的浑身是伤。玄色的龙身躺在地上,鳞片上满是伤痕,甚至无法维持成人样,只双目赤红低吼着。

那往常清毓的少年与眼前的玄龙只有一线之隔。

宁霁皱了皱眉。

受了祖龙消散气息影响之后的玄龙已经开始失控了。

楚尽霄脑海中一瞬间被龙的本能支配。

他认不出来面前的人,只是在嗅到他身上熟悉的气息之后,将这人当成了自己的所属物。

玄龙竖瞳立起,感觉到心中一悸,死死盯着那白衣剑客。

楚尽霄身上的疯血……倒是个麻烦。

宁霁收起剑,抬眸看着他,在眼前的玄龙好奇的缠上他身体,一点一点的用龙尾圈住他时,安静不动。

他隐约知道一些龙的习性,知道他这是在辨认。

冰冷的龙首贴在脖颈间,叫宁霁有一瞬间的不自在,不过他指尖顿了顿,却是没有表现出来。

就当玄龙让这人身上都沾染上自己的气息,放松下来之后。

宁霁才骤然运上灵力出声:“楚尽霄。”

一只冰冷的手抚上玄龙龙首。

玄龙怔愣了一瞬间,在嗅到熟悉的气息,恍惚了一瞬。

又在看到那人面上的鬼面面具之后,骤然回过神来。

“师尊。”

楚尽霄摇了摇头,声音有些艰难。

他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现在正颤着那人。

“师尊,我没有伤到你吧?”

楚尽霄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后,不由有些惊慌。

那缠在腰腹上的龙尾隐隐有些痒意,只是叫宁霁有一瞬间的不自在罢了。

见楚尽霄清醒过来,他抿唇淡淡道:“我没事。”

“只是你刚才受疯血影响,不受控制的变成了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