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霁话音落下便垂眸转身离去。

八大门派的这些长老们,这几日寻虚演派叛徒报仇不成,原本还想着拿祖龙冢将功赎罪。此时在听见宁霁的话后,被揭穿心思,脸上不由一阵冷热。

大殿上静静的。

即使众人心思各异,觉得楚尽霄守不住那些传承。

但是却没有人敢在此时得罪剑尊说出来。

尤其是……宁霁如今已经解了毒,修为恢复了全盛时期。

数年前他持剑的样子浮现在眼前。

见识过的人都不由都打了个寒颤,互看了眼后,闭上了嘴。

大堂中的事情只是个插曲。

这些人狼子野心。

但是宁霁知道他们此时还不敢在自己面前动手。

他左手微抬,接过门口谢风递过来的披风来。

“走吧。”宁霁声音低了些。

“是,尊上。”

谢风低头跟在了后面。

……

楚尽霄在练好敛息之术后,终于能够变回人形收放自如了。

他早上在师尊院落外等着,没想到没等到师尊不说,还碰到了谢风与师尊一起回来。

楚尽霄神色怔了怔,看见之后脚步停了下来。

那两人走在一起时看着倒真像是师徒。

反倒是他有些像是外人。

他心中忽然冒出这个念头来,又有些没来由的恐慌,不由眼眸渐深,收紧了手。

谢风也注意到了楚尽霄。

虽然因为虚演派的事情,这次的大比没有进行下去。但两人打了的赌毕竟还存在。

他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

楚尽霄收回心神来,看向了宁霁。

“师尊。”

他行了一礼,在听到师尊说起来之后,才敛去了眼中神色起来。

楚尽霄起来后看向师尊身后的人。

不知道他怎么会在这儿。

他心中有些不舒服,却没有表现出来。

宁霁很少去注意旁人微妙的情绪,因此并未发现楚尽霄一瞬间的失落。

他见他如今人形恢复无碍,微微点了点头。

“你没有懈怠。”

这句话本是对他的肯定。

但是楚尽霄这时看着师尊身后多出来的人,却高兴不起来,只是收紧手摇了摇头。

他犹豫了下,又问:

“师尊去哪儿了?”

宁霁还未说话。

谢风便忍不住在身后凉凉道:“尊上自然是去替你处理那些棘手之事。”

楚尽霄在祖龙冢中得了传承,如今四方目光都在这里。

若是没有尊上今日去震慑,恐怕他也不会能站在这里说话。

他本就看不惯楚尽霄。

此时见他拖累尊上,不由语气差了些。

楚尽霄怔愣了一下。